1. <table id="fq1rx"><strike id="fq1rx"></strike></table>

        <track id="fq1rx"></track>
      1. <pre id="fq1rx"><label id="fq1rx"><tt id="fq1rx"></tt></label></pre>
        你的位置: 首頁 > 女生頻道 > 古代言情 > 神醫王妃只想和離
        免費試讀主角溫容嚴居池小說

        神醫王妃只想和離六寶

        主角:溫容嚴居池
        溫容穿越了,而且一醒來就是在大婚之夜,還莫名多了一個小娃娃。好家伙,人家穿越都順風順水,怎么到她這又是中毒又是脅迫。抬頭看看便宜夫君,一臉戾氣帶著鄙夷。溫容強忍著罵人的欲望抬頭微笑,“王爺,我們和離吧?!眹谰映兀骸凹榷继稍诹吮就跎硐?,還裝什么貞潔烈女?”溫容:我忍!活命要緊!拿出精心加料的曲奇餅干準...
        狀態:連載中 時間:2022-06-15 16:03:57
       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

        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

        《神醫王妃只想和離》小說簡介

        主人公是溫容嚴居池的小說叫什么?該書名為《神醫王妃只想和離》,是一本以古代言情為背景的佳作,超人氣大神六寶文筆不俗,創作的劇情讓人看后流連忘返:兩人又寒暄了一番過后,阮思年開始替溫容擔心了起來。“你也太倒霉了,穿到誰身上不好,偏偏穿到這倒霉王妃身上。”阮思年說著,……

        《神醫王妃只想和離》小說網友點評

        網友睫毛上殘留的淚點評:我說句實話,這本書神醫王妃只想和離寫的真心不錯。我個人非常喜歡看這種古代言情小說,看了很多,能讓我喜歡的屈指可數。

        網友顧忌點評:這本書神醫王妃只想和離很難不給五星,不太會說話,作者六寶描寫的人物都很立體,像是真實發生過一樣,讓人心生向往,總之很喜歡這本書。

        《神醫王妃只想和離》精彩章節試讀

        話音剛落,門外傳來男人低沉的怒吼——

        “溫容!”

        屋內寂靜了一瞬,林月初便哭天喊地的撲向了來人,小臉慘白,梨花帶雨:“居池哥哥!”

        溫容緩緩回身,對來嚴居池滿是陰翳怒氣的眸子,輕笑一聲:“喲,汝南王啊?!?/p>

        “居池哥哥!溫姐姐她,她要殺了我跟太妃!”林月初牢牢地抱住了嚴居池的胳膊,痛的滿頭大汗也不松手,似是十分懼怕的看著溫容。

        見此情狀,溫容忍不住翻了一個白眼。

        活得白蓮花,竟然讓她碰見了。

        “你真是好大的膽子?!眹谰映匾а篮曊f著,抽出了自己的胳膊,上前冷冷的注視著溫容,“真覺得,本王不敢殺了你?”

        溫容挑釁似的一挑眉,毫不畏懼的與他對視:“王爺試試看?”

        她就不信,皇帝賜婚過來的汝南王妃,嚴居池有膽子違抗皇命,當眾殺了她!

        暗箭不易防,難道明槍還躲不過?

        果然,嚴居池眼底劃過隱忍,眸色越發深沉。

        “你發什么瘋?”嚴居池一字一句的問道。

        溫容輕嗤,俯身抱起了溫離,散亂的長發隨著她的動作微擺,滑出清艷的弧度,嚴居池眸色微變,眼中掠過一抹恍惚。

        “我不過是想要回自己的嫁妝,自己養孩子罷了?!睖厝堇渎曊f著,直視著嚴居池,“王爺若是縱容他人欺我辱我,不如給我一紙休書,我自帶著嫁妝和阿離返回京城?!?/p>

        說著,她湊近了,看著男人冰寒的眸子,低低的道:“王爺若是允準,回到京城,我必不讓王爺擔半分罪責?!?/p>

        嚴居池眉尾微跳,似乎有些不相信這是溫容能夠說出的話。

        這個女人,何時學會這一招了?

        如此破釜沉舟,倒是讓他沒有想到。

        “想走?沒那么容易!”嚴居池低低的說了一聲,一把拽住了溫容的手,朝向秦太妃,淡道:“母妃息怒,兒子回去自會教管好王妃?!?/p>

        語罷,不管秦太妃如何怒不可遏,嚴居池拉著溫容朝著門外走去。

        林月初見狀不敢置信的喚了一聲:“居池哥哥!”

        嚴居池頓住了腳步,側目掃了眼林月初的傷,淡漠道:“來人,將林姑娘送回林家,好生治傷?!?/p>

        “居池哥哥!你不管我了嗎??!”

        身后是林月初凄愴的呼喚,溫容遲疑的抬眸,看著將她拽走的男人,直到出了慈寧堂才回過神來,一把抽出了自己的手。

        “王爺這是做什么?”溫容抱著溫離,冷然注視著他。

        嚴居池忍無可忍一般的,低聲喝道:“你想做什么?在我母親院中大鬧……怎么,當初要死要活當汝南王妃的是你,如今求做下堂婦的也是你!溫容,你的命就那么賤?”

        冷冰冰的話語挑起了溫容的怒火,記憶中那可憐的原身是如何為眼前這個男人做事的記憶也涌了上來,溫容怒不可遏。

        “嚴居池,你還能要點臉嗎?”溫容連連冷笑,“你覺得我是愛慕你,求著嫁給你的?”

        聞言,嚴居池也冷聲哼笑,神色邪肆:“若真是如此,本王倒是不介意留你在房中伺候,做本王的暖床奴?!?/p>

        他一步步逼近,氣勢威壓:“可你捫心自問,你到本王身邊來,沒有別的目的?”

        溫容抱著個小孩,死死咬牙,心頭火起。

        皇帝,都是皇帝!

        “嚴居池,既然你我都清楚我為什么嫁到寧州來,不如同我做個交易?!?/p>

        溫容捂住了溫離的耳朵,低聲說著,“休了我。我方才說的話,都作數?!?/p>

        “本王不信?!?/p>

        男人漠然的聲音讓溫容一陣煩躁,正待說話,不遠處前院的方向匆匆過來一個青衣男子,一眼就看到了兩人,口中喊著王爺跑了過來。

        “您怎么到這兒來了?”男子容貌清俊,溫潤翩翩,看到溫容之后忙行禮問安,“哎呀,王妃娘娘也在,王妃金安?!?/p>

        他作了個揖,又忙慌慌的道:“王爺,還是趕緊過去吧,幾個幕僚都過來了?!?/p>

        嚴居池冷冷的瞥一眼溫容,冷道:“你的嫁妝,本王會讓人給你送回流光館,在本王公務未清之前,你最好老老實實的待在院子里?!?/p>

        溫容微怔,嚴居池已然同那男子一起,朝著前院大步流星的離去了。

        “阿娘……”懷中的溫離此時也輕喚一聲,輕輕地撫摸上了溫容的臉頰,“別生氣?!?/p>

        回過神來的溫容呼出一口氣,抱著溫離貼了貼面頰。

        帶著溫離回了小院流光館,那胖婆子早已經被人帶走了,地上殘留一灘血跡,溫容漠然瞟過,回屋緊閉房門,開始收拾東西。

        老老實實的待在院子里?

        鬼才聽他的!

        見溫容收拾行囊,坐在榻上的溫離小小聲的道:“阿娘,咱們要跑嗎?”

        “沒錯?!睖仉x看著外頭的天光,已然將近破曉,“天光大亮之后就不好走了?!?/p>

        嚴居池那個老直男的屁話她是一個字都不會信的。

        什么把嫁妝還給她,扯淡吧!

        裝好了一個小包裹,溫容將散亂的發絲隨便扎成一把,高束成馬尾,換了件深色的衣裳,抱起溫離就準備出門。

        此時已經是接近天亮,天空都變成蒙著霧的藍色,溫容剛打開屋門的門栓,只聽院外傳來敲門聲。

        她神經一緊,踟躕半晌,放下了溫離和包裹,出去來到院門口,警惕道:“誰?”

        “王妃娘娘,下官阮思年,王爺的家臣,特來將您的嫁妝給您原數奉還?!?/p>

        溫容一愣,只覺得這聲音很是熟悉,似乎是昨晚過來叫走嚴居池的那位。

        她打開了門,便見男子清潤帶笑的眸子,身后還跟了數十個軍士,兩人一抬,足足有數十個箱子。

        溫容微驚。

        還真還回來了……她的,嫁妝?

        公和我做好爽完整版
        1. <table id="fq1rx"><strike id="fq1rx"></strike></table>

            <track id="fq1rx"></track>
          1. <pre id="fq1rx"><label id="fq1rx"><tt id="fq1rx"></tt></label></pre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