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table id="fq1rx"><strike id="fq1rx"></strike></table>

        <track id="fq1rx"></track>
      1. <pre id="fq1rx"><label id="fq1rx"><tt id="fq1rx"></tt></label></pre>
        你的位置: 首頁 > 女生頻道 > 短篇言情 > 遇你之后難做智者
        老書蟲力薦《遇你之后難做智者》免費無彈窗閱讀

        遇你之后難做智者蘭峭

        主角:南枳喬景樾
        南枳還看著喬景樾,“喬教授,要不您給我看看?”喬景樾正給學生小聲講解,沒理她。女醫生冷笑,把單子扔她身上,“不做嗎?”
        狀態:連載中 時間:2022-06-29 18:06:21
       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

        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

        《遇你之后難做智者》小說簡介

        正在連載中的短篇言情文《遇你之后難做智者》,故事中的代表人物有薛云、林若雪,是網絡作者蘭峭傾力所打造的,文章無刪減版本簡述:一提到水,南枳就咬牙切齒??粗烖S的小臉兒,徐珂嘆了口氣,“我可憐的南寶,要不放棄吧?喬景樾是磐石一塊,不是你我這等凡……

        《遇你之后難做智者》小說網友點評

        網友已下線請稍等點評:上千小時的老書蟲讀了都停不下來!真的好,我另一個賬號也有上千小時,墻裂推薦!

        網友舊傷慢歌點評:文筆越來越好了,就是這劇情,怎么說,蘭峭老書迷了,五星!

        《遇你之后難做智者》精彩章節試讀

        第二天一早兒,南枳就進了醫院。

        她被喬景樾關在一個放置各種人體器官的屋子里,整整一夜。

        陰冷、黑暗、恐怖。

        死亡的氣息從四面八方包圍而來,無數的厲鬼在她眼前跳舞。

        就像很多年前,她和十幾具死尸呆在一起時--

        等第二天被人發現時,她縮在角落,高燒40度,只剩下一口氣。

        醫院里。

        損友徐珂把粥放在一邊的桌子上,伸手摸了摸南枳的額頭。

        “燙死我了,這不得105度?”

        南枳動了動干澀的唇,有氣無力的罵,“滾,那不成了骨灰渣子了?”

        “nono,是滴滴清純的蒸餾水,X山泉都沒你甜?!彼麚u頭晃腦的唱起來。

        一提到水,南枳就咬牙切齒。

        看著她蠟黃的小臉兒,徐珂嘆了口氣,“我可憐的南寶,要不放棄吧?喬景樾是磐石一塊,不是你我這等凡人能攻克的?!?/p>

        南枳蔫噠噠的,小手輕輕的整理彎曲的針管。

        過了一會兒,她抬起頭,露出一個明媚的笑容,“我已經邁出第一步了,只要再努力一點,或許就成功了?!?/p>

        “你……”徐珂欲言又止,并不樂觀。

        “好啦,你就別打擊我了,趕緊幫我想想辦法怎么能見到他?”

        徐珂翻了個白眼兒,“還來,不怕他搞死你嗎?”

        南枳習慣性的咬唇,“我現在這么慘,他總得負責?!?/p>

        徐珂覺得她想多了,但還是答應了,“幫你轉到心外,他這周在病房?!?/p>

        ……

        喬景樾帶著一幫實習生進來的時候,南枳選擇了一個最能突出身體曲線的姿勢躺著。

        等半天都沒動靜,她一轉頭,對上一雙似笑非笑的眼睛。

        女醫生上前一步,“哪里不舒服?”

        南枳被子下的手指攥的發白,面上卻不動聲色。

        看了眼旁邊的喬景樾,她虛弱的說:“心悸?!?/p>

        “那去做個心臟B超,心電圖也要做?!?/p>

        說著,她就刷刷要開單子。

        南枳還看著喬景樾,“喬教授,要不您給我看看?”

        喬景樾正給學生小聲講解,沒理她。

        女醫生冷笑,把單子扔她身上,“不做嗎?”

        南枳有點生氣,“我的病喬教授熟悉?!?/p>

        女醫生對著喬景樾的時候是另一張臉,“景樾,你的病患?”

        喬景樾搖搖頭,“不是?!?/p>

        南枳煎熬了一夜,精神很脆弱,現在被倆個人一**,就眼前發黑。

        她忍著眩暈,啞聲說:“喬教授,我是在醫大的實驗室暈倒的,你不該負責嗎?”

        旁邊忽然響起一陣噓聲,“醫大論壇的帖子說有小偷-有人潛入實驗室結果給泡在藥液的標本嚇暈過去,說的就是你嗎?”

        ……空氣忽然安靜。

        女醫生噗的笑出聲兒,“那就不用檢查了,最好轉去精神科?!?/p>

        這話說的極不專業,也很刻薄。

        南枳在心里冷笑,裝著不認識,卻處處針對她,姜依文一如既往的婊。

        他去看喬景樾,委屈的情緒從那雙濕漉漉的眸子源源不斷的冒出來。

        喬景樾視而不見,他抬手看了看腕表,對姜依文說:“我還有個會,這里交給你?!?/p>

        姜依文沖他擺擺手,扔下南枳去了另外一張床。

        南枳看了眼她的工牌,住院醫師。

        南枳到底沒再轉科室,她又發起高燒,一張小臉兒紅彤彤的,還說胡話。

        她哼哼唧唧的熬著,覺得自己要死了。

        快天黑的時候她才徹底清醒,窗外暮色四合,黑暗一點點蓋住她的眼睛。

        開了燈,隔壁病床的阿姨在吃蘋果,見她看過來,拿起一個要給她。

        南枳搖搖頭,說了聲謝謝。

        阿姨不由的問:“姑娘,你家里人呢,病的這么厲害,怎么也沒個照顧的?”

        南枳笑笑沒回答,起身搖搖晃晃的去了洗手間。

        洗了把臉出來,就看到了喬景樾。

        公和我做好爽完整版
        1. <table id="fq1rx"><strike id="fq1rx"></strike></table>

            <track id="fq1rx"></track>
          1. <pre id="fq1rx"><label id="fq1rx"><tt id="fq1rx"></tt></label></pre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