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table id="fq1rx"><strike id="fq1rx"></strike></table>

        <track id="fq1rx"></track>
      1. <pre id="fq1rx"><label id="fq1rx"><tt id="fq1rx"></tt></label></pre>
        你的位置: 首頁 > 女生頻道 > 古代言情 > 妾室逆襲記十一娘
        沈嘉元何琛完整版《妾室逆襲記十一娘》全文最新閱讀

        妾室逆襲記十一娘佚名

        主角:沈嘉元何琛
        何府被抄的時候,我父親中書令何松大人和三個嫡出的哥哥都被剝皮實草了。我那高貴的嫡母在牢里吞了發釵上的金珠,一共六顆,但牢頭不許她死,幾個獄卒又是掌嘴又是扣喉,嘴角都扯爛了,鮮血淋漓,硬是沒讓她死。后來,她和何府那些嬸娘伯母一樣,流放的流放,發賣的發賣。男人基本都被砍了頭,老弱婦孺大都流放邊疆,剩下年...
        狀態:已完結 時間:2022-06-30 10:41:18
       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

        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

        《妾室逆襲記十一娘》小說簡介

        小說《妾室逆襲記十一娘》,分享給大家閱讀,主要人物有沈嘉元何琛,是作者佚名精心出品的好書。文章無廣告版本十分耐讀,精彩劇情講述了:

        《妾室逆襲記十一娘》小說網友點評

        網友無聲靜候點評:十分好評,佚名算又寫了一本好書,我要給你加雞腿!

        網友裸鉆點評:看完佚名的小說,能感受到佚名字里行間的認真,設計情節的用心,這也是一種不同,點贊很多次。

        《妾室逆襲記十一娘》精彩章節試讀

        「何琛,你還要不要臉,何家的臉都被你丟光了,你就這么下賤嗎,你怎么不去死,我寧愿去死也要保住貞潔?!?/p>

        底下有人贊她好烈性,她也很干脆,直接一頭撞向臺上的柱子了。

        結果是一頭血地暈了過去,醒來后拍賣已經結束,她的五皇子沒來贖她,她被送去了軍妓營。

        她真是沒腦子,到了這個時候還沒清醒。

        那時我已經被帶回李府了。

        李家貴為京城首富,府宅高闊,庭院深深。

        我被按進澡桶里,里外洗了個干凈,然后穿著錦衣華服,塞到轎輦里,輾轉送去了另一座同樣高深威赫的府宅。

        我后來才知那是長寧侯府。

        當晚侯府的人又給我洗了一遍澡,抹了香膏,我覺得自己快被洗得掉一層皮了。

        后來侯爺沈嘉元就過來了。

        好在他長得不錯,身材挺拔,挺鼻薄唇的。

        但他很冷漠,都沒有跟我說一句話,直接熄了那盞長明燈。

        床帷落下,一室旖旎。

        我九姐說我丟光了何家的臉,我忍不住想,何家在的時候,我和我那不受寵的生母楊姨娘過得就挺悲慘了。

        不受父親重視,嫡母高高在上,管事見人下菜,冬天的時候,我們屋里連炭火都沒有。

        我常年穿的衣服就那幾件,個頭也在長高,有一年冬天舊襖子穿著小了,想做件新的,給我嫡母說了,結果她很生氣地來了句:「這是在怪我苛待了你?」

        新襖子沒有,還被打了幾耳光,腦瓜子嗡嗡地,我的嫡出姐姐們捂著嘴笑。

        后來我九姐姐扔了兩件她不穿了的襖子給我。

        庶出的女兒們是任由她們欺辱的,我還記得有一次嫡母帶姐姐們去太尉府看馬球,讓我也跟著去了,結果回去的時候她們故意沒叫我,馬車走遠了,我一個人走了五個時辰的路,天都黑了才回到府里。

        我當時害怕極了,路上有輛登徒子的馬車一直尾隨我,險些將我騙了去,讓人記憶尤深。

        九姐姐大言不慚地說我不要臉,我有什么錯呢,我做何家的女兒時,沒有享過一天的榮華富貴,如今遭了難,難不成要我以身殉家。

        不成,我還有個弟弟被流放了。

        我弟弟阿贏才九歲,跟著那批老弱病殘被發配到了邊疆。

        我生母楊姨娘被官販賣走的時候,哭著對我說:「阿琛,救你弟弟啊,邊疆苦寒,你弟弟會死的?!?/p>

        她被賣到了哪里我不知道,可她真傻,我都自身難保了,怎么救呢。

        但是阿贏是我親弟弟啊。

        因為是男孩子的緣故,他在何家日子過得比我好些,是寄養在嫡母名下的。

        他讀書刻苦,小小年紀,冬天手都凍出了瘡,還在看書。

        他曾流著鼻涕,甕聲對我說:「阿姊,等我長大了也去考取功名,到時候就能保護你和阿娘了?!?/p>

        我那傻弟弟阿贏正走在被發配的路上。

        天寒地凍,饑寒交迫,他能撐到何時呢。

        我想我應該討好沈侯爺,于是下意識地輕喚他一聲:「爺?!?/p>

        然后他看了我一眼,神情莫測,用手捂住了我的嘴。

        我于是知道他不喜歡我發出聲音,我閉了嘴。

        行歡過后,我已經很累了,可我還要強撐著疼痛的身子穿好衣服,跪在他面前謝恩。

        他抬起我的下巴,問我叫什么,我答何琛。

        他說:「你是何家的第十一個女兒?」

        我點頭,他又說:「以后你就叫十一娘吧?!?/p>

        他可真神了,用我本來的小名給我起了個新的小名。

        次日一早,我就被喊醒,穿了衣服去給夫人磕頭。

        沈嘉元的夫人秦氏是個美人,但很嚴厲,因何家沒落,我已是奴籍身份,連他的侍妾也做不得,我是比侍妾還要下等的婢妾。

        婢妾低賤,在主人面前要永遠垂頭站著,端茶倒水,捶腿揉肩,秦氏要我做什么我就得做什么。

        在沈嘉元面前也是如此,每晚行歡過后,我不得逗留他的床榻,哪怕骨頭散架也要立刻起身下床,穿好衣服跪在他面前等他差遣。

        我后來才知,沈嘉元與秦氏成婚四年沒有子嗣,并非秦氏不能生養,而是沈嘉元很少去她房內留宿。

        他們夫妻感情不和,據說是因為秦氏害死了與她一同嫁入長寧侯府的庶妹秦三小姐。

        秦三小姐是侯爺的側室,是他心頭的白月光。

        這些與我無關,我是李公子送給沈嘉元的禮物,用來傳宗接代的工具。

        長寧侯爺二十三了,沒有孩子,去年府里也抬了個通房,但一直沒有動靜,老夫人著急上火。

        李公子是老夫人的外甥,沈嘉元的表兄,他送來的女人,秦氏不敢不收。

        但秦氏好妒,大戶人家的手段我是知道的,她大概想等我生下孩子,去母留子。

        我尤其想討沈嘉元歡心,他不喜歡我發出聲音,我就閉緊了嘴巴。

        我很賣力,竭盡全力迎合他。

        他很滿意,但我累倒在床上再也起不來了。

        他也沒有急著讓我離去,修長手指把玩著我的一縷青絲。

        公和我做好爽完整版
        1. <table id="fq1rx"><strike id="fq1rx"></strike></table>

            <track id="fq1rx"></track>
          1. <pre id="fq1rx"><label id="fq1rx"><tt id="fq1rx"></tt></label></pre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