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table id="fq1rx"><strike id="fq1rx"></strike></table>

        <track id="fq1rx"></track>
      1. <pre id="fq1rx"><label id="fq1rx"><tt id="fq1rx"></tt></label></pre>
        你的位置: 首頁 > 男生頻道 > 都市生活 > 龍門天醫
        [抖音]小說蕭凡秦嫣兒龍門天醫

        龍門天醫咸魚茄子包

        主角:蕭凡秦嫣兒
        無良師父飛升,給蕭凡留下九紙婚書,他只能下山混跡紅塵。左手金針渡世人,右手飛劍斬邪魔,蕭凡給自己訂下三個小目標,那就是揍最囂張的人,泡最美的妞,還有突破自己遙遙無期的第五層……
        狀態:連載中 時間:2022-06-30 11:07:22
       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

        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

        《龍門天醫》小說簡介

        咸魚茄子包的書真的好好看,這本《龍門天醫》的故事情節特別意想不到,跌宕起伏,特別吸引人,《龍門天醫》簡介:“靠,你這小子運氣也太好了吧,一早上都糊幾回了?”“沒辦法,今早出門時我看過黃歷了,妥妥的旺日,哈哈哈……

        《龍門天醫》小說網友點評

        網友千笙結點評:這是目前偶看過最好看的一本都市生活小說,《龍門天醫》的構想新穎,條理清晰,伏筆很多,但是看的時候很明白,一點都不亂。

        網友千紙鶴帶著心事點評:這本書是蠻不錯的。我也是第一次寫書評,寫的不好勿噴,可能一些小粉們要求太高,我覺得作者咸魚茄子包更新的挺快??!也不慢,所以等等就好了。

        《龍門天醫》精彩章節試讀

        第6章

        “是,少爺!”

        一名親衛拱了拱手,然后大步朝蕭凡走去,路上的賓客紛紛讓開一條通道。

        張子俊幸災樂禍不已:“哈哈哈哈,讓這小子囂張,現在知道死字怎么寫了吧?”

        王蕓恨恨地說道:“竟然敢當眾羞辱我王蕓的女兒,不弄死已經算他運氣好了!”

        “他活不了的?!彼纬鹨怖浜叩?,“阿俊,待會找幾個人跟著他,只要礙事的秦老不在,你知道該怎么做吧?”

        張子俊心領神會,低聲說道:“岳父大人放心,我一定會把事情干得漂漂亮亮的!”

        王蕓愣住了:“老公,難道你要殺了他?”

        宋楚金:“噓,小聲點,大庭廣眾之下可不能說這種話!”

        王蕓趕緊把嘴閉上了......

        因為休妻的事,宋伊沐對蕭凡怨念頗深,但她心地善良,還是忍不住勸說道:“聶公子,今天畢竟是我爺爺的壽宴,您就放蕭凡一馬吧?”

        聶楓淡淡地說道:“不可能,他羞辱宋家我可以不管,但他竟敢羞辱我的女人,理應受到懲罰!”

        宋伊沐的俏臉迅速紅了起來,聶楓既然說這句話,那就證明心里已經有了她,父母交代的“任務”算是順利完成了......

        就在眾人各懷心思的時候,親衛終于走到了蕭凡面前,他將自己的拳頭捏得咯咯作響,臉上掛著玩味的笑意:“小子,你想先斷手還是先斷腿?”

        蕭凡面無表情地說道:“我無所謂啊,你開心就好?!?/p>

        “好!”

        親衛正要動手時,外面突然傳來了喧鬧聲!

        “站住,這里是私人地方!”

        “快攔住他,這家伙把外邊的人都放倒了!”

        “小心!?。。?!”

        幾聲慘叫過后,外邊重新恢復了平靜,正當眾賓客驚疑不定時,一名戴著奧特曼面具的男子走了進來,他的拳頭上甚至還在滴血!

        靠近大門的幾名保鏢艱難地咽了口唾沫,他們當然知道這些血液的主人并不是面具男,而是守在外邊的同伴。

        面具男露出的冰冷雙眼掃了一圈眾人,最后停留在聶楓的身上。

        “你,就是聶楓?”

        聽到這聲音后,蕭凡若有所思地看向了他的拳頭......

        “沒錯,我就是聶楓?!甭櫁魑⑽⒉[起了眼睛,“你是誰?”

        “你的仇人!”

        面具男徑直朝聶楓走去,宋釋雄作為主人家,當然不能眼睜睜看著兇徒威脅到聶公子的安全,于是朝兒子使了個眼色。

        會意的宋楚金怒喝道:“大膽狂徒,竟敢跑到宋家來撒野?給我拿下!”

        主人已經下令,保鏢們只能硬著頭皮沖了上去,有的甚至抽出了腰間的甩棍!

        面具男連正眼都懶得瞧他們,繼續邁動腳步前進。

        一名保鏢一聲大喝,揮舞甩棍砸向面具男的腦袋,然而下一秒鐘,一個滴血的拳頭已經搶先一步砸到了他的臉上!

        砰!

        這名保鏢鼻血長流,慘叫著飛了出去,而其他保鏢也好不到哪去,只見面具男連續出拳,三兩下就把他們全打趴下了。

        宋釋雄和兩個兒子的眉頭同時皺了起來,他們終于知道,這面具男絕對是武者無疑!

        聶楓不慌不忙地冷哼道:“攔住他!”

        親衛撇下蕭凡,一記黑虎掏心擊向面具男的胸口,然而他的拳頭剛揮出一半,肚皮上已經挨了重重一擊,整個身體立馬躬成蝦米狀,然后踉蹌后退。

        “**!”

        另一名親衛一個大鵬展翅躍到人群前,然后朝面具男猛沖而去,手中不知何時已經多了一把鋒利的匕首!

        面對亮出的兵器,面具男恍若未聞,仍然保持自己穩健的步伐,絲毫沒有躲閃之意。

        “去死吧!”

        親衛揮舞匕首刺向面具男咽喉,看到這驚險的一幕后,一些膽子小的賓客頓時尖叫起來。

        眼看就要血濺當場,面具男竟然還是一拳揮出,正好擊中了親衛的手腕!

        一聲慘叫后,匕首脫手而出,面具男再補上一記左勾拳,直接把敵人砸飛了出去!

        嘩啦!

        可憐的親衛當場撞倒了一張實木大臺,上面的酒菜灑落得到處都是,賓客們慌不迭地躲避,現場頓時一片混亂。

        宋釋雄瞠目結舌:“好強,聶家的親衛竟然直接被秒,這人是個真正高手!”

        宋楚銀一邊擦汗一邊問道:“爸,我們現在該怎么辦?”

        “這人我們惹不起,由他去吧?!彼吾屝鄣吐曊f道,“本來就是聶公子自己惹的麻煩,我們已經夠仁至義盡了?!?/p>

        “是......”

        沒有人敢阻攔后,面具男撿起親衛落下的匕首,最終來到了聶楓的面前,然而后者一點都不慌,嘴角還微微翹了起來。

        “身手不錯,比那兩個廢物強多了,從今天起做我的貼身保鏢吧,一個月給你十萬!”

        面具男衣著打扮比乞丐強不到哪去,所以聶楓認為他是窮困潦倒之人,隨便砸點錢就能解決掉。

        然而面具男沒有說話,只是冷冷地看著對方。

        見他沒有馬上動手,聶楓以為自己猜對了,臉上笑容更盛:“嫌少是吧?行,二十萬!”

        面具男仍然沒有說話。

        聶楓終于有些不耐煩了:“別太得寸進尺了,我的耐心可是有限度的,你最多值三十萬!”

        面具男這次終于開口了,他沙啞著聲音說道:“我不要錢,只要你還債!”

        聶楓:“還債?還什么債?”

        “就是這個!”

        面具男出手如電,一下掐住了聶楓的脖子!

        “呃......呃......”

        聶楓的俊臉瞬間憋得通紅,隨著手勁不斷加大,他的雙腳緩緩離開了地面!

        在場的人雖多,但沒有一個敢上前阻止,蕭凡一言不發,依舊站在原地好整以暇地看戲。

        面具男冷哼道:“聶楓,當初你肆意玩弄女孩子的時候,肯定沒想到會有今天吧?”

        聶楓艱難擠出了幾個字:“你......你到底是誰......”

        面具男沒有說話,而是將匕首移到了聶楓的腰間,當著大家的面用力一劃!

        噗!

        聶楓的眼睛突然睜到最大限度,胯下一道血箭飚射而出,看到這一幕后,所有人都驚呆了!

        “聶楓,這就是你的報應!”

        面具男像扔死狗一樣把聶楓甩到了地上,后者口吐白沫,已經當場痛暈了過去......

        “爺爺,這人實在太殘忍了!”

        秦嫣兒看得又驚又羞,趕緊躲到了爺爺的背后。

        秦勇什么大風大浪沒見過,淡淡地說道:“我早聽說聶楓生活作風糜爛不堪,這人應該是哪個受害者的家屬吧,別怕?!?/p>

        解決了聶楓后,面具男又把目光投到了一旁的宋伊沐身上。

        “你,是聶楓的女人?”

        聲音依舊冰冷而沙啞,仿佛地獄里爬出來的復仇惡鬼,宋伊沐哪里見過這種陣勢,直接嚇得花容失色,連話都說不出來了。

        “不說話,那就是默認了?!泵婢吣凶匝宰哉Z道,“小倩被聶楓毀了容,這個債就由你來償還吧!”

        眼見女兒就要遭殃,宋楚金下意識地沖了過去:“別傷害我女兒,她不是......”

        “滾開!”

        面具男一拳揮出,宋楚金就像斷線風箏一樣倒飛了出去,直到撞倒兩張桌子才停下來......

        “老公,老公你怎么了!”

        王蕓哭天愴地的抱住了丈夫,然而宋楚金已經失去意識,也不知道是死是活。

        見此慘狀,其他宋家人更是不敢輕舉妄動了,這年頭誰都怕死,保住自己的小命才是最重要的。

        眼見再沒有人敢救自己,連最疼愛自己的爺爺都當起了縮頭烏龜,宋伊沐心如死灰,眼角流下了兩抹絕望的清淚。

        面具男毫無憐香惜玉之心,冷冷地說道:“別哭了,要怪就怪你遇人不淑,愛上了一個真正的畜牲!”

        公和我做好爽完整版
        1. <table id="fq1rx"><strike id="fq1rx"></strike></table>

            <track id="fq1rx"></track>
          1. <pre id="fq1rx"><label id="fq1rx"><tt id="fq1rx"></tt></label></pre>